• 020-89637783

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年度員工旅游之——日本考察之旅
發布時間:2017-09-14作者:山水怡人




2017年6月,山水怡人日本考察團出發。

他們走過那些日本傳統的、經歷史沖刷而得以沉淀的景色,那些日本的人文生活經驗與傳統美學的深刻結合六天的時間,從關西到關東,一路向前,一路歡笑,一路體驗,一路收獲。



 行 走 中 的 新 山 水

- 日 本 考 察 之 旅 -


日本的夏季,似乎就是一種素色、優雅的調子,見于每一個我們的所到之處,不論是景觀、植物還是建筑。這種基調下的日本景觀,往往在設計中都透露出當地人在處理各種景觀關系上的某種與之相應和的邏輯——建筑與環境、植物與置石、置石與硬景間的巧妙結合,形成了具有日本國民特色的美學景觀,呈現了一場非凡的景觀視覺盛宴!


以下,便是我們所見的日式景觀美學and操作干貨



 大阪奈良神鹿公園

Nara Kōen

東大寺、春日大社等奈良的名勝古跡都在這里,是游奈良的必到之處,附近的若草山是俯瞰奈良風光的絕妙之地。這里有最集中且極富靈性的鹿群,它們見到游人手上有鹿餅會主動走來,需要當心被成群結隊的小鹿撲倒哦。



連綿起伏的自然山體草坡、常綠背景林,前景成片點綴開花、秋色葉植物,春賞花、夏賞綠、秋賞紅、冬賞皚皚白雪!”


神鹿公園的園林植物配置有一個突出特點——同一園內的植物品種不多,常常是以一兩種植物作為主景植物,再選用另一兩種植物作為點景植物,層次清楚、形式簡潔,造型美觀。



進入里面的東大寺,只見兩側列植松柏類喬木以及銀杏,前場對稱地種植低矮修剪型地被,大草坪空間地形起伏而連綿,背景林松柏類常綠植物如衛兵矗立,櫻花、雞爪槭、楓樹等負責點綴著前景則。溪流疊石處,雞爪槭林若秋季紅葉倒映水中,波光粼粼,漣漪擺動秋紅,讓人分不清究竟是清澈的溪水還是醉人的瓊漿。



 京都清水寺  

Otowa-san Kiyomizu-dera

清水寺,始建于778年,位于京都東部音羽山山腰,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被列為日本國寶建筑之一。曾數次經燒毀而后重建,在199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瓊漿未醉,而步入清水寺的本堂。堂前懸空的清水舞臺是日本國寶級文物。四周綠樹環抱,春時櫻花爛漫,為京都的賞櫻名所;秋時紅楓颯爽,又乃游賞勝地。



順著小徑向人影稀疏處走,可尋得一因紅葉而聞名的杉樹山道。那里有在春季會長出淺綠色針葉和球果常綠植物,有夏季嫩葉微帶橙紅的樹梢,有秋季“誕生”的結紅與藍色漿果……



 京都知恩院

Chion-in

知恩院,始建于1234年,是京都規模最大的寺院,院內有日本最大的巨鐘,以及于1621年修建的、高24米、寬50米的日本最大山門;是日本凈土宗的總本山。



綠葉紅花不沾身,皆因穿過知恩院的三重門:“空”“無相”“無愿”。


知恩院的景觀,基本有四分之三都由植物、山石和水體構成。用自然山體的常綠植物作為基底、不僅可以經年保持園林風貌,也為色澤淺亮的觀花與色葉植物提供了一道天然背景。




前場的植物栽植,選用了橫向性飄逸開花小喬植物修飾生硬的臺階和擋土墻,兩側種植著黑松類拔高植物,雞爪槭秋色葉植物則適時地進行前景點綴,下層的綠籬軟化了現代化的欄桿,而夏娟則作為地被。春櫻、夏娟,秋紅、冬雪,這里的四季皆有景可賞,如此的植物設計手法正是我們需要學習的



 富士山忍野八海  

Oshino Hakkai

忍野八海因錯落有致地散布著八個清泉——御釜池、底無池、銚子池、濁池、涌池、鏡池、菖蒲池和出口池,而得名。據說在1200年前就有了,泉水來自滲入地底后經熔巖石過濾的富士山頂積雪。水質清冽甘甜,富含大量礦物質,被譽為“日本九寨溝”,于2013年作為富士山的組成資產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一座亭一譚水都賞心悅目,一棵樹一塊石皆有所講究。步移景異,步步是景,草木的性靈洗滌著身心。正恍惚間,闖入了世外桃源。


忍野村以優美的自然環境而聞名。每年差不多有一半的時間,都可見群芳爭艷,五月有鳶尾、六月有羽扇豆、七月有向日葵、八月有秋櫻。當秋天來臨的時候,忍野村更是跳躍出精靈般的色彩。



傳說中的“八海”,即村中的八個泉水池,池水倒影著美麗的富士山。水系空間采用了多種與水體富有互動的設計——沿溪而下,暢飲泉水,池池相連,溪溪相通,處處是小橋、流水、人家。


忍野村的東邊,是有名的富人私宅區,低調不露富,對大環境格外重視。庭園入口一般是開敞的,在房子和水池間鋪上草坪和碎石,材料多用木材、火山石、竹子等,素雅淡然,咋看不驚艷,但細細一品,即可覺悟對細節的考究及用材的精心,品味非凡。



 日式庭院の感

Nihon Teien


日本園林“清純”、自然,有意規避人工斧鑿的痕跡,創造出一種簡樸、清寧的境界。有別于中國園林的“人工之中見自然”,它崇尚“自然之中見人工”,體現在材料應用里,即遵循以自然形態為美的原則,比如中心區域的景觀元素,大多采用了以木材、石材等元素為基本形態來源,應用恰到好處、得心應手。



| 古村落庭院景觀


在大多數日本園林中,最流行的常綠植物是日本黑松。

在一棵松樹的成長過程中,會因風、雪、病蟲害侵襲或日照不足,使每列樹枝中的弱枝折斷或死去,這樣,整株樹就逐漸脫離了原有的形態,逐漸長成飽經風霜的非對稱形態。



堅硬的、深綠色的針形葉,深裂的黑色樹皮和無畏、極不規則生長的習性……在日本人看來,正是這樣才使黑松具有多折角、男性化的個性氣質。在傳統的日本園林設計中,它往往被置于一個半島上,作為一座枯山水庭園或一處池泉庭園的中心焦點,曲曲折折的枝干懸垂于水上,自成一幀優美的畫面。


整片古村落庭院樹林中,所植均為造型松柏類樹木。而通過類型較少的幾種植物的配置(例如用一棵黑松加上幾叢杜鵑),卻能夠形成豐富多變、構圖均衡的各種景別、各種空間。



他們對于空間的認識,似乎更多地體現在對園內植物復雜多樣的修整技藝中。如有的植物修整旨在展開樹木,使其枝干間的空間層次分明,實則此舉不僅強化了枝干的自然形態,也同時突出了空間本身



| 寺廟庭院景觀


寺廟庭院景觀則借由對自然的提煉、濃縮,創造出使人入靜入定、超凡脫俗的心靈感受。并賦予了庭院本身耐看耐品,具有值得細細體會的精巧細膩與含而不露的特色。而其突出的象征性,則可以引導觀賞者發出關于生命的沉思。


庭園植物與周圍環境,及園林整體景觀高度融合統一


以自然山體的常綠植物為基底、既可經年保持園林風貌,也為前景色澤淺亮的觀花或色葉植物提供了一道天然背景。植物形體的高雅沉靜,秋季前景植物色彩的生動靚麗,石頭的質樸與苔蘚的翠綠造就對比……


植物與石頭的完美契合

仿佛這塊石頭原本就生在這里!



 日式施工の感

Hiragana

每個愛旅游的景觀人,也許或多或少都有著一些相同的怪毛病。譬如在大街上:一群人突然沖向幾米外,蹲下來摸摸墻摸摸地;舉著相機對著一棵樹、一塊石頭猛拍一通,對于一個工人在作業澆水好奇不已;掀開路上的石板、雨水蓋板,再摳一摳墻上的水泥……請原諒他們吧,他們又“犯(zhí yè)病”了!!!


在旅行中感知四周,發現問題或亮點,了解現實需求


在對細節的關照中,我們能發現:這里現場施工的大門有著統一的標準,設置了專職引導員進行人車分流;施工現場圍墻統一采用白色面漆的3米鋼板圍擋;現場樓梯四周用帆布密目網全封閉;外墻面安裝可視化粉塵濃度、噪音、振動等實時監測;垃圾分類收集,及時外運。


采用花崗巖、小型景石等鋪裝材料拼接

再用標準規格進行收邊,保證了視覺上的自然感及精細度


日本傳統園林的次園路或休息區域

一般采用砂石作為主要的鋪裝材料,更能突現自然生態的設計風格


同時,當地人對古建的修繕非常嚴謹,極力保護原有建筑材料的構建模式,臨時性的施工圍擋也僅采用方便拆卸且后期可以重復利用的材料。


日本的排水設計在場地應用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可以得見他們借助多種不同材料實現的排水形式


日本建筑用材多為原始木料,他們擅長將大自然納入開放式的房屋建筑中,使住區與自然渾為一體。



一路行走,心中的感動一路發生。店里八十歲的收銀太太、七十歲的出租司機、六十歲的現場施工人員,無人不一絲不茍、兢兢業業地對待著自己的工作。



“一沙一世界”,由死反觀生,說枯不“枯”,說“有”卻“無”;良心造物、匠心鑄魂;返璞歸真,構造與自然相互依存的融洽關系,便是這趟行走中他們所遇見、所體悟的“新山水”


返回列表頁
Corpyright ? 怡人園林 . All right reserved . 粵ICP備15061052號-2